你让我再付五年利息

2020-05-25 19:40

公开资料显示,广府1号的开发商为山东鼎天投资置业有限公司,燕山公馆的开发商为枣庄市泰诺置业有限公司,这两个公司的法人代表一为刘伟,一为王明钧,但都具有共同的三个投资人:王晓斌、王明钧和朱广苹。知情的业主告诉记者,实际的控制人就是王晓斌。王晓斌是温州市瑞安县人,同时还担任枣庄市浙江商会的副会长。

枣庄市重点工程、枣庄薛城市区cbd,在这些炫目光环的笼罩下,燕山公馆一经推出就吸引了薛城市民的疯狂抢购。开盘伊始,房屋主体以一周一层的速度开工建设,又让眼前这近200位业主不断憧憬着乔迁新居后的美好生活。然而,这幅画面就像一个美丽的肥皂泡,突然在某一天消失得无影无踪。

城市烂尾楼往往坐落在一群光鲜亮丽的建筑周围,是那么的显眼,有时也不免碍眼。它们与周边的环境是那么的格格不入,破环了城市的环境和美观。 门内的荒草已经长得差不多有一个人高,西边是4排多层,东侧只建好了地下部分,露出的钢筋已经锈迹斑斑。门口的售楼处早已人去楼空,对面的规划图也已经破败不堪,泛着白色的痕迹。位于枣庄市中区城市会客厅—光明广场东侧的广府1号,就是眼前这副破败、萧条的烂尾状态。

有业主表示:“这个房子我贷款贷了十年,我现在都付了快五年的利息,你让我再付五年利息,我利息付完了,钱也付清了,银行我也付完了,房子也住不上,我该等到什么时候。 ”

从燕山公馆开盘至今,一直在这看守工地的渐大爷介绍说,自从2012年7月份工地停工之后,就一直没有再动过工。眼前这条“护楼河”就是三年来雨水长期积累汇聚而成的,外边多深,地下车库就有多深。

眼前这两座楼因为紧靠青檀南路,或许是怕长期烂尾影响市容,最近几天才被粉刷了外墙。在位于小区西侧这座23层烂尾楼的一楼,住着一位老奶奶。张奶奶今年76岁了,五年前,邵庄社区改造,她家响应拆迁后,全家老小都在外边租房子居住。

东湖龙城的施工方告诉记者,项目开发期间,开发商还借力民间资本,甚至向部分业主高息借款。按照常理来说,开发商在销售楼盘时,都要遵守商品房预售资金监管制度。 所谓商品房预售资金监管就是指由房地产行政主管部门会同银行对商品房预售资金实施第三方监管,房产开发企业须将预售资金存入银行专用监管账户,只能用作本项目建设,不得随意支取、使用。既然专款专用,那么,开发商为何会出现资金断裂的情况呢?随后记者来到了负责监管东湖龙城项目资金的枣庄市市中区住宅建设开发公司了解情况。

记者在枣庄调查时了解到,资金链断裂是导致燕山公馆、广府1号、清秀华城、东湖龙城等楼盘烂尾的主因,而开发商也大都深陷民间借贷的纠纷中。

穿过售楼大厅走进燕山公馆工程驻地,钢筋林立、工棚破旧、满目破败凄凉景象。尤其是楼盘周围的地基内,积水严重,宛如护城河一般环绕在高楼四周。业主随手搬起工地上闲置的长达两米的钢管径直投入水中,一时间水花四溅,深不可测。

开发商资金链断裂造成楼盘烂尾,除了伤害广大购房业主的利益之外,也让承建方—浙江中成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损失惨重。

眼前这位专门负责资金监管工作人员介绍说,枣庄市烂尾楼的现象之所以如此普遍,主要原因在于前几年的房地产热,开发商的盲目投资大大超出了当地的实际需求,导致现金无法及时回流,再加上有些开发商的民间融资比例较大,资金链很容易断裂。

“现实版的寂静岭”、“城市废墟”、“鬼城”是对烂尾楼的形象描述

张奶奶说,锦绣花城小区开工建设之后,北侧先期建好的楼房全部作为商品房卖了出去,而她们这些回迁户的房子则一直烂尾至今。今年秋天,一直在外租房的她因为无力承担高昂的房租,不得已才搬进了这座烂尾的23层楼房里。但是房子没水没电,为了生活她自己接上了电线,用水桶挑水喝。张奶奶自嘲地说,她独自一人坐拥69套153平的大房子,可以称得上是中国最牛的老太太了。

“烂尾楼”曾被人形象地比喻为“城市的盲肠”,它一度曾成为投资失败的代名词,也是一个让投资商望而却步的“黑洞”。烂尾楼盘就像一个个城市疮疤,不仅影响着城市的和谐美观,而且也让成千上万名购房者的乔迁梦化为泡影。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东湖龙城的业主当初买房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刚性需求,很少有作为投资购房的。东湖龙城的建筑面积高达100万平方米,定位为高档、高品位的高层景观房,2011年底开始预售,当时临湖楼盘的最高价格已经到了7000元一平米, 2013年底搞促销的时候最低价格却降到了3300元一平米。降价让高价买房的业主懊恼,但最让他们忧心的是眼看就要完工的楼盘说停就停了。知情业主也少说,开发方为山东枣城置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名叫崔永南,是江苏宿迁人,目前已经不知去向。

让业主疑惑的这块“最宜居精品楼盘”的奖牌目前就放在燕山公馆的售楼中心大厅,他们认为虽然买燕山公馆的房子交款在先,但是政府在工程停工两个月后还颁发如此奖牌,有监管不力之嫌。

“现实版的寂静岭”、“城市废墟”、“鬼城”,这些耸人听闻的名号是目前枣庄市民对东湖龙城的形象描述。

青云锦绣花城位于枣庄市市中区青檀南路邵庄社区,在2010年的时候,由枣庄宏基房地产开发公司承建。但记者在这里看到,除了北部一些楼房建好有人入住以外,南部的多栋楼盘已停工多时。

【编后】:如果有人问哪个是枣庄的第一座烂尾楼,估计这个答案无从考究。很多知名的烂尾楼都曾演绎过一段“传奇”,而说到这些烂尾楼,也确实会令人觉得尴尬和心痛。它们让开发商痛心疾首,让广大业主损失惨重。一座座烂尾楼断壁残垣般地矗立街头,背后代表着是无数个家庭安居置业美梦的破碎。开发商无奈跑路、广大业主无处安家。政府该如何破题,是必须思考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枣庄市中区的东湖龙城、锦绣花城、广府1号成为烂尾工程之后,不仅严重影响着市容市貌,还给广大购房业主带来了巨大的伤害。他们一方面每月要还着高额的房贷,一方面还要背负着交房无期所带来的巨大精神压力。有着同样遭遇的,还有枣庄市薛城区燕山公馆的广大业主。位于薛城区政府不远处的燕山公馆目前已经停工两年,同样是大门紧闭,同样闪下半拉子的建筑。原先气派的售楼处北半部分已经租给移动营业厅,而南部剩余部分仅有两位销售人员还在驻守。

位于枣庄市中区建华路与西昌路交会处的东湖龙城因为紧靠东湖公园,是枣庄“高端品质标志性项目、东湖板块最受人瞩目的湖景楼盘”之一。然而,在2011年开盘一年多后就因为开发商资金链断裂而陷入停顿的局面。目前,所有楼体都已经封顶,但主体之外的其他工作却全部停了下来,一边的塔吊也已经闲置很久,锈迹斑斑。没有工人,没有喧闹,这里显得格外安静。

老人自嘲背后透着满满的凄凉,折射着城市楼盘烂尾之后给购房者带来的巨大伤害。

东湖龙城、燕山公馆、广府一号、锦绣花城……在枣庄可以轻易地找出像这样的停工或者烂尾的房地产项目。记者粗略统计了一下,仅薛城区和市中区就有200多万平米的住宅处于这样的状态。如果再细算一笔账,这200万平米的住宅假如都卖出去了,一套房子按照120平方计算,作为四线城市的枣庄,这样的状态已经成为涉及这个城市16667户家庭的切肤之痛。